加入收藏·设为首页
首页首页 / “两高一低”或困扰国企“脱贫”(图)_www.bzqczd.com / 内容

“两高一低”或困扰国企“脱贫”(图)

作者:尹力|时间:2016-09-13 07:38|来源:www.bzqczd.com资讯网|评论数:|字号:[小] [大]
核心提示:“两高一低”或困扰国企“脱贫”(图)

(原标题:“两高一低”或困扰国企“脱贫”(图))

  随着年报披露高潮的来临,一些业绩持续增长,成长性高的个股激情迸发,成为市场中一道独特风景。而炙手可热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板块又如何呢?   记者获取的数据发现,截至目前十大国企净利润累计亏损343亿元,如果算上部分亏损较大的预告,亏损规模更大,且钢铁、煤炭、有色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对象是亏损“重灾区”。   值得注意的是,各大央企也纷纷表示要转型升级、变革创新、提升效率,但短期效果如何还需要观察。在很多专家看来,除了社会和政策因素,高负债、高管理费以及现金不足或成为困绕未来亏损大户脱贫的主要障碍。   文/表记者张忠安  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当前人气最高的政策基调。这背后是诸多行业企业的困窘和压力,特别是国企。记者根据上市公司年报,截至目前A股亏损的前14大企业均为国企,仅前十家企业就累计亏损了343亿元,基本都是钢铁、煤炭等强周期行业,其中,钢铁股占了六席。这还不包括已经预告巨亏的酒钢宏兴、武钢股份等。因此,不少专家表示,这些产能严重过剩的行业已经到了不改不行的地步。   钢铁煤炭海运是亏损主灾区   截至7日收盘,已经有1353家A股上市公司披露的2015年年报,累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为1.97万亿元,亏损较大公司中,国有企业占据了绝大多数。其中,106家亏损企业中,国企占了65家,占比为61.32%。且前十大国企的亏损额累计为434.27亿元,而钢铁、煤炭、海运等领域是国企亏损的主灾区,钢铁公司又是主灾区的重灾区,前十大公司占据了六席。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秘书长刘振江周四表示,2015年是钢铁行业效益最差的一年,也是全行业真正的“严冬”。钢铁企业主营业务连续12个月亏损,且每月亏损额都在100亿元以上。主营业务全年累计亏损超过1000亿元,同比增亏24倍。   具体到企业,截至目前,A股上市公司中亏损最大的是重庆钢铁,该公司去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约83.50亿元,同比下降31.81%;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亏损59.87亿元,去年第四季度亏损额占全年一半。另外,基本每股收益亏1.35元,同比下降1.36元;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   -85.76%,比上年下降86.28个百分点。   记者对比发现,销量下降、价格萎缩以及存货跌价准备成为业绩的最大压力。   强周期行业的另一个巨头中煤能源2015年净利润亏损25亿元,成为该公司上市以来首次亏损。对此,该公司董事长李延江表示,过去一年,国内煤炭价格持续下滑,该公司煤炭业务营业收入大幅下降,导致公司出现经营亏损。数据显示,2015年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单边下跌至370元/吨,比年初降低150元/吨以上,降幅达30%,煤炭产销受到严重制约。   “去年四季度以来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受到市场的高度重视,国家政策也给予很大的支持,资本市场表现也能看出来。因此,很多机构也在看,钢铁、煤炭等龙头企业是如何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?但从目前已经披露的研究报告来看,似乎还没有看到令人激动的改革设计,很多还是口号式的表面文章。”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机构人士对广州日报记者表示。   两高一低成为国企难题“从目前情况来看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对象的库存确实在减少,有一些效果,一方面是主动限量减产,另一方面部分市场需求在好转。但整个改革的压力还是很大的。”上述机构人士称。而剔除社会和政策因素,仅从财务角度上看,高负债、高管理费用以及低现金流可能会制约国企亏损户脱贫的步伐。   年报高低“排行榜”   亏损大户难题一:高负债   高负债是亏损大户们首先面临的一道难题。在上述前十大亏损国企中,资产负债率总体偏高,其中,八一钢铁2015年的资产负债率达到104.96%,这意味着,该公司已经资不抵债了。煤气化资产负债率为94.11%。另外,重庆钢铁、五矿发展、华菱钢铁和中华企业等负债率都在84%以上。   “虽然现在有债转股政策,但也是有选择的,债转股对象是那些有潜在价值、出现暂时困难的企业,这类企业在银行账面上多反映为关注类贷款甚至正常类贷款。因此,剔出政策考量,在没有好的脱贫设计的背景下,是比较难享受债转股的红利。”广州一位私募人士陈君向记者表示。   亏损大户难题二:高管理费   高管理费是必须面对的难题。很多上市国企,一方面经营状况每况愈下,净利润巨亏,但管理费用却直线飙升。   以重庆钢铁为例,该公司去年虽然业绩巨亏,但营业成本却快速上升。数据显示,该公司2015年营业总收入为83.50亿元,营业总成本高达176.35亿元。这也意味着,上市公司每收回1元人民币就要掏2.11元,做的完全是赔本买卖。在三大费用中,销售费用和财务费用同比小幅下降,但管理费用却达到12.67亿元,同比增长了77.86%。   马钢股份2015年净利润亏损48亿元,其管理费用为15.39亿元,同比增加了近20%。另一家央企五矿发展去年亏损近40亿元,而财务费用和管理费用分别达到18.35亿元和15.02亿元,同比分别上涨62.10%和6.68%。   亏损大户难题三:腰包捉襟见肘   缺钱可能是最大的困绕。一方面业绩恶化,另一方面债台高筑,同时管理成本又提高,使得即使是国企巨头,腰包也捉襟见肘。如重庆钢铁2015年年末的货币资金只有9.25亿元,同比下降了25.82%。   八一钢铁也只有6.64亿元。虽然马钢股份、鞍钢股份、五矿发展等手中的现金同比有所增长,但相比动辄几百亿元的总资产,依然显得寒碜。   又如鞍钢股份2015年货币资金47.20亿元,同比增三成多,但只占资产总计的5%左右。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责任编辑:影

网友评论

本周排行

图片新闻

焦点关注